您當前的位置 ︰ 每日甘肅網  >  甘肅農民報  >  悅讀

俄罗斯一坦克闯红灯撞车 俄军方:刹车失灵(图)

來源︰甘肅農民網 | 作者︰ | 2019-11-26 10:54 | 瀏覽︰編輯︰馬雪娟

  在我老家隴東正寧,生活困難時期,人們常用“酸不溜丟玉米糝子黃瓤碗缽缽”這句順口溜來揶揄自己的一日三餐。其中,“酸不溜丟”指的是自家腌制的“漿水菜”;“玉米糝子”是玉米熬成的粥;“黃瓤碗缽缽”則指純玉米面饃。那時,每當炊煙升起,家家戶戶都彌漫著玉米的味道。在細糧緊缺的年代,人們只能用“玉米糝子”來“糊肚”。如今,它卻成了廣受大眾青睞的健康食品。特別是一入秋,玉米糝子就成了北方農村家家早晚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主食。一碗糝子下肚,頓覺渾身熱乎,十分舒坦。

  玉米糝子也叫“苞谷茶”。秋季,玉米收獲後,農民精選其中顆粒碩大飽滿,色澤金黃者,脫粒、浸水、取皮,晾干粉碎後,再用細篩過濾成小米狀,用于熬粥,稱其為“糝子”。

  自古以來,玉米一直被農民視為“黃金食物”。中醫學說,玉米性甘味平,有健脾和胃,利水通淋,益肺寧心之功。《本草推陳》言其︰“為健胃劑。煎服亦有利尿之功”。北宋有位叫張耒的文學家,可謂古人吃玉米粥的首席達人。他不僅喜粥如命,還把這一嗜好浸潤成一篇《粥記》︰“每日起,食玉米粥一大碗,空腹胃虛,谷氣便作,所補不細,又極柔膩,與腸胃相得,為飲食妙訣。”無獨有偶,在德齡著的《清宮瑣記》中,清朝皇帝的御膳譜里,除了山珍海味之外,還有一種粗糧就是玉米粥,而且是慈禧太後的至愛,每餐必食。

  玉米糝子做法看似簡單易行,實則做工精細。兒時記得,母親熬糝子時,先在尺八鐵鍋內注水些許,待水燒至40度左右,取一小瓢糝子,捏一小撮堿,和風細雨般,很有節湊的把糝子均勻地撒在鍋里,邊撒邊攪拌,母親說這樣才不會結成疙瘩,熬出的糝子才細膩香甜。其實,這不是母親的專利,清人曹庭棟早在《養生隨筆》中就總結出了古人食粥頤養之道。他認為,煮粥應“先擇米,次擇水;次火候,次食候。”這也是隴東人熬糝子時最關鍵的要領,糝子攪拌均勻後,要煨小火,慢慢熬,土話叫“捂鍋”,就是讓糝子在鍋內不斷接受錘煉,完全釋放天性,逐漸增加粘稠度,直至鍋里的玉米糝子翻江倒海,“咕嘟咕嘟”泛起此起彼伏的“魚眼泡”,香氣撲鼻,不斷挑逗人的食欲,方可出鍋。玉米糝子因各人喜好和口感,可稀可稠。稀的湯米分離,層次分明,如小米般清亮。入口,美不可言;稠的有機融合,渾然一體,袒呈著金黃的誘惑。細嚼,別有風味。

  喝玉米糝子也有講究。碗,最好是花瓷大碗,不燙手,不粘膩,一碗色澤鮮亮,冒著煙火霧氣的玉米粥,如金子般大氣華麗,上面飄浮著一層乳汁般的細油,傳遞著母親般的溫暖。讓人饞涎欲滴,胃口大開。會喝粥的人,小心地捧起大碗,湊近臉,嘴噓噓的吹吹,厚厚的粥面就皺起一層薄薄的“玉米油”,讓人不由得食欲大增。眼饞的人,迫不及待,把熱氣、香味和饑寒融合在一起,手移飯碗90度,嘴唇沿著碗沿“滋溜”有聲,吮吸一口,嘴里不時傳來“咂吧、咂吧”的聲響。當你閉眼下咽時,會覺得一股細膩香甜的熱流從上往下游移,黏黏糊糊恰似戀人熱烈的擁抱,有種如浴春風的溫暖。喝畢,用力咂嘴,回味無窮,那叫一個香啊!難怪鄭板橋當年初喝玉米粥後就生出︰“煮糊涂粥,雙手捧碗,縮頸而啜之,霜晨雪早,得此周身俱暖”的感慨。

  古人雲︰“玉盤珍饈值萬錢。”但在我眼里,玉米糝子勝過“鐘鼓饌玉”,因為它把家鄉金色的秋天濃縮在碗里,凝結成無法割舍的鄉愁和一份綿延淳樸的鄉情。還把家鄉的味道浸入到心里,熬成頗有愛心的結晶和一份眷眷如絲的親情,我每次都能從中嘗到媽媽的味道。(師正偉)

相關推薦︰

在古詩詞里“過冬”    2019-11-25
冬日炊煙    2019-11-22
喜歡祁連山的最後一縷秋    2019-11-19
走在扶貧路上    2019-11-19

熱點關注

甘肅旅游智庫專家建言甘...
民宿,是基于鄉村閑置資產,為過夜游客提供體驗在地文化、分享主人生活方......[詳細]
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公布
今明兩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期,“三農”領域有不少必須完成的硬任......[詳細]
《中國共產黨支部工作條...
為了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,弘揚“支部建在連上”光榮傳統,落實黨要管......[詳細]